渡头飞雪

........咯:

蝙蝠女孩科普,欢迎捉虫😆百度百科实在误导人!!

第二弹:蝙蝠女侠走这里 

相关:超人家娘子军走这里
概括的说,蝙蝠女(孩)是蝙蝠侠的女性sidekick,与主要为男性的罗宾相呼应,是蝙蝠家族不可分割的的一员。(注意batgirl与batwoman蝙蝠女侠的不同) 在蝙蝠侠漫画连载的漫长岁月里,主世界的蝙蝠女孩公认总共有六位,我们常说重启前则是主要指其中三位(babs,cass,steph),52重启后只目前只有一位。这里每位人物不会展开讲个人历史,只讲跟batgirl最相关的部分。

 (左三)首先,最古早的Bat-girl (注意有个杠)出现在白银时期,名为Betty Kane,是当时的蝙蝠女侠Kathy Kane的侄女(注意这一位不是图中的那位蝙蝠女侠,她们的全名相同但通称不同)。她是为了跟罗宾凑对儿而被创造。她的服装…超级鲜艳………她危机后被抹去了蝙蝠女孩的历史并做为Flamebird重新登场,此时更名bette。哦对了她还是少年泰坦的一员。在现代,她成了kate Kane(图中左四蝙蝠女侠)的堂妹,并以Hawkfire为名出场。(她其实应该说是batwoman的sidekick而不是Batman的)
 
(右二)现代官定的第一代,也是最广为人知的蝙蝠女孩是Barbara Gordon。根据不同设定她是哥谭条子局长的女儿or侄女。在丧心病狂的Killing Joke故事线(据说要出动画了),她被joker射中使得下半身瘫痪。但身残志坚的她继续用Oracle的名号运用黑客技术继续她的义警生涯,并组建猛禽小队 Birds of Prey。她跟大少的分分合合也是batfamily的经典恋情。在新52重启后她是唯一的蝙蝠女孩。作为最经典的一个,各种动画中出场的蝙蝠女孩全都是她
 
(左上)重启前的女猎手 Huntress名为Helena Bertinell在No Man's Land故事线中,因为蝙蝠侠暂时离开了被戒严的哥谭而自称batgirl活动,(轮椅上的芭姐这里还吃醋了来着),后因为实在受不了Batman的控制狂放弃这一临时身份。(新52重启后女猎手一名由地球二的蝙蝠侠猫女的闺女&罗宾使用,而Helena Bertinelli是大少特工组织的小头目) 
夹带一点私货:大家吃我安利去看no man s land 吧,全篇有汉化,绝对经典,巴姐女猎cass三人的关系描写很好。这个重启前女猎跟重启后韦恩家女猎我都好喜欢💖(顺便重启前这个也是大少的桃花之一😑) 

(右一)Cassandra Cain是刺客之女,被芭姐“捡到”,后成为batgirl。值得注意的是她被Bruce 收养/监护(应该是哪个?我不太懂法)…所以是蝙蝠女孩中唯一一个韦恩家庭成员。她一度被刺客联盟控制,恢复后放弃batgirl。之后以blackbat之名在亚洲活动,有事才回来哥谭。重启后一直失踪直到最近BatmanRobin eternal才活跃起来。对了,她是半个中国人哟~
夹带私货:妹子一开始不会说话,后面虽然话少但一语中的,特别萌😍。最近有汉化组正在做她的个人刊,安利安利 

(左下)下一位蝙蝠女一般不算在batfamily,只是个短暂自称batgirl的妹子,很快就加入了Birds of Prey并改成misfit。重启后无影无踪。

 (右三)接下来这位特别命途多舛,Stephanie Brown, 最先作为Spoiler活动跟三少罗宾成为好碰友并发展成女碰友。在三少离开后短暂成为唯一一个主世界女罗宾。后因年轻气盛“死了”(假死) 。在蝙蝠侠死后(又是假死)成为batgirl。重启后至今还是spoiler跟蝙蝠家互动不深。 
夹带一点私货:妹子其实跟女猎一样在蝙蝠家不那么“吃得开”,大家对她评价一直比较一般,也有过少年未婚生子的经历(不,三少不是孩子的爹),所以看她终于成长为独当一面batgirl十分感动😿,可是之后…重启了……我………😐😐😐ps妹子有自己的连载

 
 下次再来做batwoman的😌😌现在年轻人,天天就顾着舔少爷们,来吃蝙蝠娘子军的安利啊

【完结】【翻译】待蜂鸟归来之时 When the Hummingbirds Return 第十四章

没假放の大橙纸:

原作:Emanium


分级:NC-17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33917/chapters/10566369


论坛帖子地址:对角线 SY


前文:[1] [2] [3] [4] [5][6] [7][8][9] [10] [11] [12] [13]




第十四章 归来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窗帘。


 


医院里碘仿的独特味道。心脏监护仪的嘀嗒声。加速的节奏。


 


有谁的的手紧握着他的。有谁反反复复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Bruce。Bruce,你能听到我吗?




“Clark。”他设法发声。他的牙齿,他的齿龈,他的下巴……它们都有一种久未使用的感觉。




Clark的双手颤抖着。Bruce的目光扫过床头柜上的鲜花。




Kal那时伤心欲绝。他每天去看你,将鲜花放在你的床头,对着毫无意识的你说话。Diana的话语在他脑内回响。


 


 “噢,上帝。上帝啊。你醒了。他醒了。”Clark的嗓音富含感情。他正在和什么人说着话,咽回他的如释重负。


 


医生和护士们涌入房间。Clark被挤到了后面,消失在Bruce的视野之中。Bruce的心率徒增。他能听到滴嗒声抵达一个新的高速。接着他的手就被熟悉的温暖扣紧。


 


 “嘘……我在这里。我一直在这里。”Clark柔软的嗓音,比任何注入他体内的吗啡都更令他感到安慰。“留在我身边。”


 


Bruce透过睫毛上堆积的汗水注视着Clark。运用所剩无几的力气,他颔首。一个承诺。一个对Clark请求的回答。


 


我会留在你身边。


——————————————————


当他呆在未来的时候,Bruce从没问过Clark是什么时候求的婚。他有时会想问,但他最终决定将它作为某一天的惊喜也很不错。如果这个男人能藏得住惊喜的话。


 


Clark完全藏不住,Bruce决断道。他观察着这个男人,穿得太过正式,带着一束玫瑰绕着床打转。Clark在长椅上坐下并清了清嗓子。


 


“是这样,我心里有件事……我无法忍受不把它说出来。我知道这也许会让你觉得荒谬……或是不切实际。”Clark垂下视线。他在手上转动着花束,“我也很害怕这会毁掉我们之间的友谊……我真心希望这不会。这几个月里,当你毫无意识时,我想过关于我们之间的种种可能。并且我意识到……”他终于鼓起勇气直视Bruce的双眼,“我爱你。我失去你就活不下去。我每天都想跟你在一起……并想让我们更……进一步。”


 


Bruce以某种程度上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拥有的耐心听着。一个紧张兮兮的Clark莫名地惹人喜爱,来到他身边,说着预演过却仍然结结巴巴的表白。所以他等着,看着Clark摸索着他的口袋并从中掏出一个蓝色的天鹅绒盒子。


 


“这是我能负担的最好的了。”Clark羞怯地轻笑一声。他将它打开。那是一枚细细的银戒。即使隔着一段距离,Bruce也能看见他和Clark的名字被铭刻在内侧。完美无瑕。


 


伴随着他所受的所有传统教育,Clark在医院的房间里单膝跪地,“所以……你愿意与我结婚吗?”


 


Bruce注视了几秒那张满怀希望的脸。接着那光彩渐渐黯淡成尴尬与失望。


 


Bruce笑了。他不需要等待,确实。


 


Clark的脸立马被难以置信所点亮。笼罩着他脸的失望被狂喜的笑容所取代。


 


 “是的,Clark。”Bruce坚定地声明。暖意在他的全身流窜。他刚刚许诺将一生交付给眼前这个人,而他无怨无悔,“是的我愿意。”


——————————————————


三十年。


 


Bruce花了三十年来发明一台跨越纬度的机器。正如另一个Bruce也花了三十年来发明一台穿越时光的机器一样。不同的目的,但同样富有挑战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Bruce从没得上癌症。按照Clark的建议,将所有氪石都收在铅衬的盒子里就足够了。预防就是最好的疗法。这是有代价的,所以Bruce更努力地训练也更聪明地战斗。更努力地训练直到不用氪石就能制约超人。


 


有那么些时候超人被心灵控制,被下毒,或是被逼至发狂边界。但所有这些风险都不值得花费十年卧床不起,与病魔抗争。


 


然而,保险起见Bruce制作了他自己的药物。以免Tim因用氪石制约Conner而染上同样的癌症……愿一切走运。


 


而Clark……Clark从没怀疑过Bruce对于在平行宇宙间穿越的兴趣。他总假定Bruce对量子物理学兴趣浓厚,他也确实是。当Bruce说他想去拜访一个老朋友时,Clark便让他去了。


 


在他启动机器之前,Bruce在镜子前呆了一会儿。Clark会认出他来吗?他几乎与韦恩庄园中的画作一样老,或者说一样脆弱。他仍保有健康比例下的肌肉质量。一段美妙绝伦的婚姻。他别无所求。他不觉得他的容貌比起十年或十五年前改变了多少。


最终,无所谓Clark能不能认出他来。他会在那里,会站在原野上等待着他的回归的可能性很小。Bruce教会了他放下过去。


 


随着按钮被按下,传送门闪烁着火花复苏。Bruce在选择平行宇宙时检查了地理坐标。他在心里勾选了复选框最后一次。接着他便穿过了传送门。


 


Bruce着陆在了同一片草地上,虽然有些狼狈。下午的阳光为原野披盖上一层暖橘色。他转过身。在这个世界里入口是一块无框架的白屏。当他再一次跳跃过它时,它很可能瓦解碎裂。他只能来一次,也许只能呆一天。跨越六个纬度穿越进选定的平行宇宙要比跨越四个纬度的时间旅行更为不稳定。他的机器最多只能给他二十四小时。他天空中几个圆点靠近,渐变成扑打颤动的翅膀与轮廓分明的鸟喙。


 


蜂鸟来了。但Clark在哪呢?


 


当熟悉的呼吸喷在他颈侧时他几乎就要失去希望了。一开始暖意包裹了他的腰,接着令人欣慰的重量便压上了他的脊背。他等待的那个男人悄无声息地降临了,悬浮在草叶与泥泞之上。就像三十年前,当他在他的屋子里悬浮于门廊木板之上。当Bruce第一次见到这个Clark的时候。


 


"Clark."


 


Clark的双臂将他翻了过来,这样他们的视线就能交错了。Clark的双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彩。他大大的笑容几乎要比他们身后的太阳更加明媚。然后Bruce便被拉进一个严密的拥抱里。它又温暖又强壮。它引发了诸多回忆。


 


 “你遵守了你的承诺。”


 


Clark合上他的眼睛微笑。一部分的他抗拒着Bruce的承诺,抗拒着以免自己遭遇心碎。他不愿在橙色的天空下等到自己明白过来Bruce早已在年岁流逝中遗忘了他。但一部分的他却深信不疑。


 


对Clark来说,仅过了六个月。对Bruce来说,三十年已过。


 


Bruce轻轻地抽离。Clark是健康的,笑容灿烂的,以及令人晕眩的美丽。他的眼中目标明确。意志坚定。他已学会应对Bruce有限的生命。他已克服困难,已变得更坚强。更坚强,却没有失去一丝热情。


 


回归于蜂鸟归来之时。


 


Bruce将他的脸埋在Clark的颈窝里。他自顾自地微笑,为这一切的荒谬绝伦。


 


他们两个人中没有人想过这是可能实现的。两个人都暗自做好了被抛弃的准备。有时在岁月流转之间,他们会想他们注定分离。但希望犹存。而他们做到了。


 


你遵守了你的承诺。


 


“你也遵守了你的。”




~END~


——————————————————


完成了。希望大家看得还算开心吃刀吃得爽。




首先要感谢MY天使 @一杯Trinkschoko 拯救我漏洞百出的英文和中文=3=么么哒没有你我要怎么办




然后谢谢一路看到这里的各位,没有你们的支(cui)持(geng)我是做不到的...




太喜爱这篇文章了。读的时候哭了好久,翻的时候依然情绪崩溃。这个又顽强又可爱又残忍又温柔的老爷太戳我。唉,我希望老爷逢年过节都穿越去看大超嘛[打滚




不会写长评只好翻译出来以示敬意。那么各位后会有期啦XD